真空过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真空过滤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郑州城中村拆迁催生客改卧热潮挤出卧室和走廊

发布时间:2020-07-20 16:16:52 阅读: 来源:真空过滤机厂家

租房难、租房贵,甚至无房可租,这是刚刚从城中村搬出来的郑漂们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近日,记者走访发现,租房难催生了一种新的合租方式——客改卧。

三室一厅的房子,一周就能变成“四室”的房子。在郑州,有这样一支“建设大军”,他们专做客厅改卧室业务,工具简单,技术不复杂,成本低廉,耗时很短。自2012年郑州开始大规模拆迁城中村以来,这支队伍越来越大。今年以来,郑州多个城中村拆迁的消息被确认后,他们更是赶工加点忙得不亦乐乎……

“客改卧”市场红火,工人一月后的工期已排满

一辆电动车、一套工具箱,这是木匠钱力的吃饭家伙。

今年35岁的钱力,已经干了15年木匠。因为学习不好,钱力19岁就辍学,从安徽老家来郑州打工,拜在一个木匠师傅门下做学徒。木匠活儿是细致活,也是个脑力活儿,钱力学了7年,才从徒弟变成了师傅。

如今,他自己单干,不时带几个年轻后生。

“这活儿没啥技术含量。”钱力边钉钉子边说,以前他专跟装修队,打家具、做装修,但近两年越来越多的人找他做客厅隔断。开始他觉得做隔断太简单,没有技术含量,赚钱不多,一般不接。但从去年6月开始,他连续接了不少这样的活儿。

刚过完年,钱力的手机就响个不停,都是请他去给客厅做隔间的。正月十五都没过,钱力就匆匆从老家赶来开始干活。

后来,他才知道是又有城中村要拆,房东们都在赶工做隔间,希望多收租金。

钱力把铅笔夹在耳朵上,从屁股兜里翻出一个小本子说,目前已经接了4户做隔间的活儿,3月也已经排满了,没排上的希望他能帮忙联系其他同行。他打了十几个朋友的电话,发现很多都在忙着给人做隔间,根本抽不出时间。

最快一周就能多出一卧室,成本仅需两三千

郑州市东风路与沙口路交叉口附近一小区内,房东李女士正在“客改卧”。98平方米的两室一厅,从客厅中间建一堵木墙,约40平方米的客厅被一分为二,留出走廊,多了一间卧室。

“材料简单,木墙加门就成了。”正在安装墙体龙骨的钱力说,墙体很简单,里外各一层石膏板,夹着轻钢龙骨,厚五六厘米,地面主要靠结构胶或者用钢钉固定。

木墙建好后,刷墙刷漆,然后改装电路,安装房门……整个流程下来,最快一周,最慢半月。

对于改装成本,钱力说,一般而言,房屋用于出租的话,不会用砖砌墙,以免再改动时成本太大。用石膏板加龙骨的话,市场价50元一平方米,实际成本20元左右,如果用水泥预制板,就更便宜了。加上油漆、电线等,成本2000元左右。房门价格从200多元到几千元不等,多数人都选五六百元的实木烤漆门,相对牢固美观。

钱力说,有些房东为了控制成本,隔断材料太廉价,稍微用力墙就能倒,一些房门一脚就能踹个洞。

多出租一间房,一年增收一万多

要完成“客改卧”,木工之后,就该油漆工上场了。

钱力的队长小邓,27岁,已经带着一个装修队,还是房产中介,他对此间行情了解颇深。

“稳赚不赔的生意,谁不干?”小邓说,这种改动对房屋没有损伤,能平白多出一间屋子出租,谁都想干。

他所在的中介公司托管的房屋,凡是客厅在20平米以上的,他们都会与房主沟通,全部“客改卧”。他说,“客改卧”目前整个房屋租赁市场都在做,尤其是去年下半年传出刘庄、高皇寨等城中村要拆的消息后,房租暴涨,“客改卧”突然就兴盛了。

小邓在房屋租赁市场已有5年从业经验,三年前,很少有人“客改卧”,房客一般也不会选择没有客厅的房屋。直到2015年,面对居高不下的房租和租房难,“客改卧”的房间成了不少人的无奈选择。

“租房都难,谁还在乎有没有客厅啊?”小邓说,如今,“客改卧”成为房东和中介都欢迎、房客也能接受的“扩张”方式。

根据目前的市场行情,小邓简单计算了一下,改出来的房间会比其他房间便宜200元左右,如果是在三环内,一间卧房每月房租至少800元,三四个月就能收回改造成本,而这“多出来”的一间屋子,一年能多收1万多元房租。

“客改卧”存隐患,目前身份仍尴尬

在连日走访中,记者发现,有的“客改卧”正走向极端,甚至有人将客厅改出两间小卧室。

在郑州市关虎屯新区一户房屋中,一个客厅被用轻薄的预制板隔出两个卧室,每间仅七八平方米,除放一张单人床外,几无落脚之处。此外,还有将阳台、厨房、餐厅等空间进行封闭,改成卧室的。

但在法律法规上,“客改卧”一直受限颇多。根据2011年2月1日施行的《商品房屋租赁管理办法》中明确规定,出租住房的,应以原设计的房间为最小出租单位,人均租住建筑面积不得低于当地人民政府规定的最低标准。

对于这种改动,郑州市消防部门表示,私自改变电路、改变房屋结构,在操作过程和后期使用中都存在一定消防隐患。

郑州市房管局租赁处工作人员也表示,房屋租赁是不允许改变房屋结构的,如果增加隔间致使人均居住面积低于郑州市平均水平,就构成群租,会被查处整改。

外地已有尝试,专家认为是一种灵活方法

而在北京、上海等城市,这种“客改卧”现象更为普遍,甚至开始出现“公寓化”管理。房东或者中介将房间单独出租,并雇保洁人员定期打扫。

一方面是临时住房的刚性需求,一方面是住房规范化管理。据央广网报道,2014年6月,首都综治委开始尝试有条件允许“N+1”模式的隔断存在。N指套房的居室,“+1”则指客厅加隔断,有限度地允许将面积较大的客厅或餐厅隔断用于出租。北京昌平区天通苑就试行了“N+1”模式,允许在不影响采光、消防等要素的前提下对符合条件的客厅进行改造。

“这也算是一个解决郑漂落脚问题的方法。”郑州大学社会学教授张明锁认为,现在对城中村一拆了之,没有考虑“安置”问题,数十万年轻的打工者总得有个临时落脚地。“客改卧”是无奈之举,也是一纸禁令无法消除的。出于安置流动人口的考虑,政府应该制定相应的改造标准,定期检查,解决在消防、安全等方面的问题,不失为一种解决郑漂住房问题的灵活方法。

thinkphp

Jetpack

go高并发框架

Python Flask进阶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