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过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真空过滤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周小川不会取缔余额宝监管会更完善

发布时间:2020-07-21 17:46:39 阅读: 来源:真空过滤机厂家

摘要:余额宝自诞生之日起,其规模就在争议声中一路飙升:资料显示,余额宝去年6月末诞生,至2013年12月31日,余额宝的规模为1853亿元;而到2月14日,余额宝规模已站上了4000亿元之上。

关键词:余额宝

此前,央视评论员钮文新批评“余额宝是吸血鬼,应取缔余额宝。”这一消息一经播出即引起了广泛的争议。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3月4日接受新华网记者采访时正面回应称,对于余额宝等金融产品肯定不会取缔,过去没有严密的监管政策,未来有些政策会更完善一些。

余额宝自诞生之日起,其规模就在争议声中一路飙升:资料显示,余额宝去年6月末诞生,至2013年12月31日,余额宝的规模为1853亿元;而到2月14日,余额宝规模已站上了4000亿元之上。在用户数方面,截至2月26日,余额宝用户数突破8100万,这一用户数量甚至超过了A股股民的数量。

这些数字正不断刺激传统金融行业的神经。由此,银行业协会也不甘示弱,在不断推出“宝类”产品外,还不断放出风声要求对余额宝等借助互联网平台销售的货币基金进行监管规范。据《第一财经日报》2月27日报道,2月25日中国银行业协会召开会议研究银行存款自律规范的措施,会上提出考虑由协会出台相关自律规范文件,将“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货币基金存放银行的存款纳入一般性存款管理,不作为同业存款,按规定缴纳存款准备金。

目前基金所投资的协议存款属于同业存款,不计入存贷比,目前约定提前支取并不罚息,有很好的流动性。但如果转为一般性存款后,利率上限受到管制,但可以计入存贷比,并需要缴纳存款准备金。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百度集团CEO李彦宏3月3日则对媒体表示主动求监管,称互联网从业者都不是金融专家,有关部门应该加强监管。

支付宝公关总监陈亮3月4日上午在微博上回应称,“有人呼吁互联网金融亟待监管,搞得好像一直没有监管一样。余额宝从诞生第一天就得到了监管部门的大力指导和有效监管:诞生至今的264天里,共计得到各种监管43次,平均每6天一次。怎么监管?含文件备案汇报、现场调研、现场检查等多种形式。今年1月至今,央行、证监会、国家审计署等累计来监管了19次。”

随着两会的开幕,是否监管、如何监管余额宝类互联网金融产品逐渐成为热门议题。

商业银行委员齐呼吁

在两会上,具有商业银行背景的政协委员积极性最高。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我还是原则上赞成央行负责人的有些表态性发言,就是总体来说要适时创新,再观察。”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银行监事梅兴保表示,互联网金融首先要分清谁来管,建议由央行牵头。

在梅兴保看来,既然是做金融,应该尊重金融业的发展规定,比如它有一些存款的功能,要有存款准备金。

全国政协委员、工商银行前行长杨凯生则表示“这不是一句套话,无论线上还是线下,只要实质是金融活动,就应该纳入金融监管范畴。互联网金融明显还是金融行为,它和现有金融法规的关系确实需要厘清。”据悉,杨凯生已被银监会聘请为特邀顾问。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银行董事长闫冰竹在提案中建议,明确监管主体、从法律法规层面加大对互联网金融的立法力度,加快信用体系建设等。

央行副行长李东荣昨日亦表示,央行支持互联网金融的发展,目前针对互联网金融很多部门正在做调查,发挥它的正面作用,需要规范发展。

《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全国政协委员、招商银行前行长马蔚华认为,余额宝存货币基金,货币基金又存回银行,转一圈钱的成本升高了,对实体经济没有任何意义。“我们现在研究的是对实体经济有帮助,而不是将钱转来转去。”

全国政协委员、民盟中央委员、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副总经理谢卫表示,余额宝崛起是2013年互联网金融的最大事件,它推动了货币基金进入寻常百姓视野,但其初始宣传基本忽视了货币基金的风险特征,直接将收益冠以活期储蓄的若干倍。

“对这一违背基金销售管理办法的违规行为,监管当局开始没有做出反应,给市场预期带来了困扰。”他说。

余额宝基金经理王登峰:“批评余额宝是因果不分”

对于“余额宝是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这一说法,余额宝基金经理王登峰在接受《国际金融报》采访时予以回击:“批评余额宝是因果不分。因为银行拆借利率高,所以余额宝才介入银行拆借市场,银行拆借利率本来就高,余额宝资金进入后,反而压低了拆借利率,不存在抬高市场利率这个问题。

最主要的是,利率高低,主要是受央行发放的货币多少的影响,而不是其他。虽然余额宝的总量现在有4000多亿,但每天的增量是有限的。余额宝再加上未来的理财通即使到达万亿级别,它的去向会影响一些市场动向,但还不是根本的主要因素。银行的利率定价是根据央行的指挥棒,由市场需求来定的,货币基金不可能左右市场利率。”

据《金融时报》报道,北京大学国际投资管理协会名誉会长王连洲日前在杭州调研支付宝时称,居民将银行活期存款转移到货币市场基金,货币基金投资于银行协议存款,从整体上看,资金并未太多流出银行体系,只不过不同市场的利率价格差被打破。他表示,货币市场基金的规模不足以推高整个市场利率上行。据统计,截至2014年1月末,中国货币市场基金总规模为9532亿元,而居民储蓄存款为47.9万亿元,全部人民币存款为103.4万亿元,相比之下,货币市场基金要小得多。

此外,也有人表示余额宝将吸收的钱用来投货币基金,货币基金存回银行,转一圈钱成本升高,对实体经济没有任何意义。

但王连洲认为,“长期来看,货币市场基金和银行存款是良性竞争。”他以美国的经验解释称,为了应对货币市场基金的挑战,美国银行纷纷改善服务,推出各种创新金融产品。从2000年到2012年,美国货币市场基金规模与活期存款之比,不仅没有上升,反而从接近100%下降到30%左右。

“货币市场基金并没有成为冲垮银行存款的洪水猛兽,反而成为促使银行改善服务的催化剂。”他进一步表示。

全国政协委员贾康在接受《重庆晨报》的采访时对余额宝的创新行为表示了肯定,“余额宝的收益,相当于在正规传统金融之上多样化了,这很有市场背景,不是行政的指派,我们要给它创新的弹性空间。”

“客观地讲,银行在前些年‘挣钱太容易’,有的地方就有惰性,不思进取,你要说人家非法,是很严肃的题目,你要有证据他哪里非法。”此外,他还建议银行从大处着眼,从自身的问题出发,学会互动,要有顺应改革的主动性。

加强监管或成趋势

由于余额宝类金融产品存在的流动性风险、信用风险和价格波动风险等,加强监管或成定局。

2月28日,证监会的官方微博也发布消息称,有些产品没有明确揭示货币市场基金不等同于银行存款,不能保证基金一定盈利,也不保证最低收益,过往收益不代表未来。余额宝本质上属于第三方支付业务与货币市场基金产品的组合创新。为促进余额宝等互联网基金更好地发展,证监会正在研究制定进一步加强货币市场基金风险管理和互联网销售基金监管的有关规则。

据前述《第一财经日报》报道,闫冰竹表示,“由于监管主体、相关法律法规的缺失,造成部分互联网金融企业随意跨越经营‘边界’,超出自身风险管控能力生长,容易滋生蕴藏新的金融风险。”

全国政协委员、百度集团CEO李彦宏也站出来表态称,“我承认会有风险。”互联网从业者都不是金融专家,有关部门应该加强监管。

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在接受新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要支持和容忍余额宝等金融产品的创新行为,同时也将适当采取措施对可能产生的市场风险加以引导和防范。

责编:fanwei

14 Python 数据类型详细篇:集合

07 Python 中常用的数据类型

Numpy 数组创建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