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过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真空过滤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手机搜索聪明的脑袋寻找聪明的钱

发布时间:2021-01-22 07:33:32 阅读: 来源:真空过滤机厂家

“找家咖啡厅坐下聊吧!”丁亥岁末的最后一个工作日,记者在报社楼下见到宋春雨。 他从包里摸出手机,发了条搜索短信:“成都春熙路附近咖啡厅”。几秒钟后,收到短信回复:“民土咖啡,红星路步行街第一城6楼”。 迎着寒风和忽隐忽现的阳光,我们兴冲冲地步行过去。他边走边介绍:“‘手机搜索’,就是将网上搜索搬到手机上,相当于‘手机百度’。” 亿万诱惑 成都可能诞生“手机百度” 美国,斯坦佛大学两名博士创立Google,7年缔造出1500亿美元企业,公司市值超过百年IBM; 国内,百度搜索仅用6年时间便上市,市值超过30亿美元…… 中国手机用户数以亿计增长。信息搜索市场巨大! ———2003年冬天,中科院成都计算所硕士研究生宋春雨,默默关注着相关的市场信息。他在科研方面的实力不容小觑。在读期间获得过四川省青年软件创新工程资助,申请11项国家发明专利,是中科院在读硕士中申请专利最多的个人。 就在被戏称为“白宫”的中科院成都分院研究所宿舍,他灵感勃发:“互联网搜索渐趋成熟,下一步,该轮到手机搜索了。” 宋春雨不是在空想。中科院系统诞生了当今世界三大个人电脑制造商之一联想集团;近在成都,四川医药支柱企业之一的地奥集团脱胎于中科院。四川不缺“聪明的脑袋”,在电子信息领域,有电子科大等相关专业高校10余所,国家级专业研究所12家,国家级信息技术创新平台6个,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2家,省级企业技术中心23家———这里,正崛起成为国内集成电路产业“第三极”。 “我们要抓住机会!”宋春雨找到两名“天才”同学:14岁考上北大、25岁博士毕业的贺岩和另一名川大博士。数月后,3名高材生组成的技术团队,做出了“手机搜索”的技术模型。 2004年9月,宋春雨硕士毕业,正式注册成立公司。市场前景,对3个未出茅庐的小伙子来说,似乎只隔着一层纱。 初识风投 一语惊醒“场外人” 然而,从技术空白到市场“蓝海”,远比他们想像的艰难。 重庆解放碑,宋春雨第一次见客户。对方把他从头看到脚,半天没吱声———刚从长途车上下来的宋春雨,着一件旧夹克,拎着塑料口袋,一点不像中科院系统高科技企业的“副总”。 “二师兄,你得买套西装!”贺岩听了他受冷落的遭遇后笑言:“你看你,像个盲流!”他受了刺激,到春熙路买了套西装、领带,共花费200余元。 尽管衣衫不整,但对技术前景,宋春雨们从未怀疑。他们认为,自己真正缺的,是撬动技术变成钱的“第一桶金”。从重庆回来,没见过商业计划书为何物的宋春雨,买回一本《风投圣经》英文版,花了两周时间,逐条比对,写出首份商业计划书。短短3页,用网络邮件发给了10家风险投资商。不到10天,5家有了回音! 宋春雨翻出那套西装:这次要见的人,有些不同凡响。 IDG,业内声名如雷贯耳。它是曾成功投资腾讯、百度等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国际知名风险投资商。深圳办事处首席代表刘中青飞赴成都与宋春雨见面。 在科分院后面的汉鼎茶楼一见面,知道大名鼎鼎的投资代表是老乡、校友,宋春雨一下子放松多了。但谈起生意,老乡和校友并不管用。“技术方向不错,但不一定能够满足市场,占领市场。我要了解你们打算如何让技术赚钱?”刘中青给出建议:在开发技术的同时,研究商业模型。 拥有高精尖技术,科技人员创业最难的就是“如何满足市场”。这个问题不只是提给宋春雨———作为科教大省,四川的技术市场化水平位于全国第24位、西部第8位,成果创造与市场转化严重脱节。(参见《四川省中长期科学与技术发展规划战略研究报告》) 当时来不及回味,宋就乘上成都至北京的列车,37个小时的硬座把他带向另外3家投资者。 “项目总投资1200万元人民币,广告预算800万元,我们打算在央视作广告,全面推广运用。”不等他介绍完,著名风险投资机构、联创策源合伙人赵维国就连珠炮般提问:800万用完了呢?你有市场渠道吗?你的技术、资源壁垒在哪里?我们怎样退出? A、你给钱,我就帮你赚钱! B、我给你钱,我该怎样控制风险? A和B代表着创业者和风险投资商之间尖锐对立的立场。赵维国急风骤雨、近似无情的逼问让宋春雨无比沮丧,这是他从没考虑过的问题。 初设公司仅有“天使”是不够的 在没有收入的日子,是“天使”让宋春雨支撑了2年多。 2004年9月,宋春雨母亲从江西老家给他汇来1万元。加上技术团队另外两名成员的家庭、朋友赞助的9万元钱,公司有了10万元注册资金。 一定意义上说,他们的家人、朋友是公司的第一批“天使投资人”。天使投资是风险投资的一种,投资对象主要是初创企业,为一项新技术或一个创业计划的启动提供初始资金。这一阶段,企业通常没有任何抵押和担保。天使投资人一般被描述为“3F”:Friend朋友/Family家庭/Fool傻瓜。 租房、生活、研究支出、市场开拓遇挫、遭遇商业欺诈……公司屡次陷入窘境。所幸香港一家电子厂厂长投资15万元收购了公司6%的股份;其后,通用电器中国区财务总监谢俊春以个人身份,向公司投资30万元收购了5%的股份。 香港那家电子厂厂长是宋的朋友,谢俊春是电子科技大学MBA,朋友的朋友。他们都是“3F”的标准解释之一。 一路走来,为何总是“天使”光临,而没有机构投资者青睐?宋春雨有些无奈:“你知道吗?在美国硅谷,机构投资者只会关注车程半小时以内的企业,便于掌控。在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科技型中小企业可能有同等机会,而成都没有。” 按他的逻辑,这些拥有成千上万创业者的区域,是因为拥有成千上万的投资者。 这一断言可能在某种程度是对的:按人民银行成都分行出具的报告,2007年四川境内创业投资基金不超过10家,其中绝大部分是国资背景。另据统计,2006年中国创业投资市场各地区投资规模比较中,西部投资额约5496万美元,仅占全国的2.5%。 宋春雨也联系过本省两家企业旗下的投资公司。一家要求控股,另一家意在寻求新媒体项目发行新股,无意协助宋的公司长期发展。 连根拔走 “我们想从成都迁到上海” 一家东北电信增值服务提供商嗅到了商机,付款50万元,要求提供技术支持。这是宋春雨们获得的第一笔市场收益。有意进行业务合作的人也纷至沓来。“但我们更希望在资本层面找到‘聪明的钱’,就像女孩子找对象,不求最帅的,要找个最适合的”。 2007年,宋的企业在上海设立了办事处。“因为那里离战略投资者的‘热钱’最近。我们甚至设想过从成都连根拔走,迁到上海。” 所幸,宋的企业受到成都市科技局的关注,把其“面向3G的下一代手机智能搜索技术研发与应用”项目,作为年度科技攻关重点项目,并予以24万元、5年期无息贷款。 而宋和他的伙伴仍在寻找“聪明的钱”———战略投资者。他带来的不只是钱,还有客户、市场等垄断性资源,要的是企业价值最大化,收益最大化。 “与成都的城市环境和文化相同的杭州,诞生了阿里巴巴,我们多想成为成都的高科技名片,代表成都走出去!而成都呢?”宋春雨说。

中华英雄

发哥棋牌

红警5终极坦克安卓版

联纵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