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过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真空过滤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李雪健:坏事上头条,如此狂妄还要捧?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8:05:21 阅读: 来源:真空过滤机厂家

李雪健:坏事上头条,如此狂妄还要捧?

人物志Vol.85 李雪健:坏事上头条,如此狂妄还要捧?

李雪健今年61岁,四十余载的从艺生涯,他习惯于用角色表达自己。很少有演员能够像他这样,一人驾驭多个反差度极高的角色,仍然不失精准。他可以是“好人”宋大成、“人民公仆”焦裕禄杨善洲,也可以把林彪的偏执和病态演绎到极致;他可以是豪气冲天的宋江、土匪出身的军阀张作霖,还可以一头扎进生活的土壤里,去演默默无闻的乡村教师、基层税务稽查员老李。

透过这些大大小小的角色,你能感受到的,是李雪健对演员这份职业,寖透骨髓的纯粹坚持,几十年来,他执拗地恪守着一个演员的本分。《水浒传》时演宋江,拍一场劫法场的戏,李雪健坚持不用替身,亲自上阵被捆得双臂发麻双膝肿痛,反复八天,只为了一句台词。李雪健还曾多次为了角色减重,只有一次他认为“该减没减”,至今提起来仍耿耿于怀,羞愧难当,连声说这是“耻辱”,是“做演员的耻辱”。

李雪健有个习惯,走到哪里衣服上都会别一个党徽,每当说起国家,总有满腔的赤诚和热情,“那会儿能戴党徽就证明你入党了,你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分子了”。在这个去崇高化的年代,也许很多人一本正经说出这样的话,会被理解为空洞的口号,但是李雪健一字一句说出来的时候,却毫无违和感,听者更像是沐浴了一次真诚的爱国主义熏陶。时至今日,李雪健提起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的事情,仍然义愤填膺,那股埋藏在身体里的热血洪流,随时都有冲上云霄的可能,说到激动时,他的语调甚至还会有微微的颤抖。

多年来,李雪健坚持高调做戏,低调做人,用全部的热情践行着“演员”这两个字的分量。他的存在,在当下的喧嚣和浮躁中,甚至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但反观之,或许可以成为人们反观自己的一面镜子。采访中,李雪健也忍不住表达了自己的不理解,“出一个坏事就能上头版头条,这什么事啊,就狂妄到这种地步了还要去捧?”

监制、主编:陈弋弋

副主编:钱德勒

采访、主笔:陈家堃

策划、编辑:梵一

摄影:郑福德

摄像:陈植 编导:王天霖

电视编辑:刘颖

困惑与无奈

“文艺圈没了,都成了娱乐圈,出个坏事就上头条,那么多好事怎么不上?”

陈家堃:在《嘿!老头》里,您演的老头儿像个老顽童,有时候可能为了吃到一块肉而开心好久,演的时候有没有和剧中的刘二铁感同身受的地方?

李雪健:随着社会的发展,生活的提高,长寿的老人越来越多,这种老小孩的现象也会越来越重,所以他不管有病没病都会发生你刚才说的这种表现。他有时候好些东西是生理现象,他的意识主观性并不是很强烈,是习惯性的。你比如教小孩一个什么,他就围绕这个能玩很长一段时间,他能够进入自己的世界,老人也一样,叫老小孩就是这个意思。

陈家堃:生活中您会有这样老小孩的状态吗?或者自己老顽童的一面,通过角色得到了释放?

李雪健:我有一个原则是我们家的原则,今天是戏,就说这个戏,要说别的咱们之后再说。而且演员这个职业,就像任何职业一样,它就是一个职业,我的追求就是用角色和观众交流,我想说的话都在这个角色里。所以我有幸能用这样的人物和观众交流,这是我作为一个演员值得庆幸的,也是我想干的职业。至于其他的事,身外的事,戏外的事,什么家里事自己事,我根本没意思,我比较讨厌,不爱听。现在没有文艺圈了,现在有的是娱乐圈,给观众造成了一种只有娱乐圈,我挺不爱听这个的。

陈家堃:您不想跟这个娱乐圈有任何的关系。

李雪健:娱乐圈也包括你们在内(笑),都成了娱乐圈了,包括新闻媒体都成了娱乐圈了。好事不出门坏事行万里,出了一个坏事就能上头版头条,这是什么事儿啊。演多少戏他也没上头版头条,出了事儿第二天就上头版头条了,什么意思啊,干吗啊,那么多的好事儿怎么不上头版头条啊。我挺纳闷,我对这种现象挺不理解的。怎么有些坏事儿那么多人追着去报道啊,干吗啊,捧场吗还要?就狂妄到这种地步了还要去捧。

艺术家李雪健对话新浪娱乐

坚持与恪守

“为了角色,仍会付出最大的努力,当演员最基本的东西还是要去尊重”

陈家堃:您在《嘿!老头》里有一段表演,让我印象特别深刻。因为老头儿是个酒腻子,但他又患有阿尔茨海默症,就想喝口酒,可是手一直哆哆嗦嗦,怎么也喝不到,用茶缸子把牙嗑得当当响……能说说这背后的故事吗?

李雪健:酒会让人产生很难忘的神经,正常人有时候喝着喝着突然大哭,哭不停,怎么劝都劝不住。有的呢,是平常少言寡语,喝了酒不停地说,劝都劝不住,什么都说,这些在生活中我也都看到过。有些老人有些时候他不是有意识的,他不喝酒都有点抖,但是他这个是一种病,是老年人爱得的一种病,并不是他有意识的……

陈家堃:您为了拍这场戏应该把牙磕得很疼吧。

李雪健:同期录音,稍稍有一点夸张,生活中不会(磕得)那么厉害,主要是怕听不见。所以有时候艺术来自于生活,进行艺术的创作以后再回到生活。这个创作稍稍有一点夹缝是允许的,不是假的,是有的,但生活中不会那么响。

陈家堃:从影以来,您曾多次为了角色而减肥,一次要瘦二十多斤,您现在还会为了一个角色这样要求自己吗?

李雪健:我现在肯定要为了角色,付出我最大的努力。

陈家堃:您对自己的要求一直没有变过。

李雪健:对。因为这种职业,就是一定要按照导演的要求,剧本赋予的人物去走。你要不是按照导演、剧本赋予的东西去完成的话,那你就不称职,当演员有些最基本的东西你还是要去尊重的。

艺术家李雪健对话新浪娱乐

自豪与遗憾

“《横空出世》最大的遗憾是胖,出了名怎么就想不到减肥了?耻辱!”

陈家堃:您为了很多角色减肥,但《横空出世》时却是个例外,当时是怎么一回事?

李雪健:《横空出世》我演司令,那时候我是演过不少戏了,也拿过奖。那个戏的出发点就是建国50周年,想做点贡献,就拍了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这个电影,我演司令。当时的内心还是激动的,还是想把它演好,因为是在沙漠,有时候风刮的沙你都嫌少,还拿沙从头上撒那种。还一个打夯(的戏),好几百人,拍摄即将开始的时候来了一个消息,咱们国家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了。这个消息当时在拍摄现场传开以后,导演一看,就准备动员,民族情节就上来了,那场戏拍的我感觉还是不错的。我是司令嘛,我领着大家唱打夯的歌,这个打夯的歌里边还有一句,“美国老魔欺负人啊”,那种阵势说这种话确确实实是发自内心的,作为中华民族的分子,发自内心的喊。拍完了以后,其实我还是挺自豪的。但是后头有一点变化,曾经有一两年的时间不拍戏了,有时间思考了,有时间反思了,有时间好好看一看自己的作品了,这个作品最大的遗憾就是我演的这个人物。

陈家堃:人物怎么了?

李雪健:胖。那个环境里头你再浮肿,也不能那么胖,这是我终身的遗憾。所以我说过一句话,我说你没出名的时候你就能够减肥,一个月掉20多斤,你出了名了这个人物也不需要那么胖,你怎么就想不到减肥了呢?耻辱!这是作为演员这个职业的耻辱!这个一辈子也忘不了。所以我现在对待每一个角色一点都不能含糊。

陈家堃:您已经算是重量级的表演艺术家了,也有很大的选角色空间,到了这个阶段、这个年龄,为什么还要这么苛刻地要求自己?

李雪健:没有没有,大家都在为咱们国家做贡献,我也得和大家一样能出多大的力就出多大的力。只要有力,生命有力。

艺术家李雪健对话新浪娱乐

荣誉与责任

“当影协主席是大家信任,我听大家的,大家让我怎么干就怎么干”

陈家堃:我看您的衣服上别着一个党旗的徽章,这个是每天都要戴在身上吗?

李雪健:我在农村读小学,能进入少先队戴红领巾那是梦想,能戴一道杠或者两道杠,三道杠,那很满足。后来工作了,能当团员,入团,戴团徽,都是很值得自豪的事儿,那时候不是人人都能戴团徽的。后来到了部队,入党了,能戴党徽,你得有资格啊,你不是共产党员,你能戴吗?那会儿能戴党徽就证明你入党了,你是共产党员,你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分子了,那时候很骄傲的,一直到现在(保留)这个习惯。

陈家堃:今年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您有没有想通过塑造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表达自己的心情?

李雪健:我参加了张黎导演拍摄的一个作品(指由文章、李雪健、小宋佳主演的电视剧《少帅》),这个作品我听说今年的9月18号播出。我在这个剧中演大帅,麻匪出身,中国人不要忘记过去,要认识自己,同时也要认识别人。这个我说的别人,(是)侵略者,瞧不起咱们中国的人。周总理说过一句话,弱国无外交,要靠自己,要自强,不要忘记历史。这样我们能够珍惜今天的来之不易,每个人能够发挥自己最大的能动性,为我们的民族,为了我们的国家。

陈家堃:2013年底您走马上任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到现在一年多过去了,您有什么感触?

李雪健:感触就是大家信任我,其实我没有这样的能力,但是大家信任我。既然大家选我,信任我,我就听大家的,大家让我怎么干我就怎么干,完成大家的愿望。

陈家堃:那作为电影家协会的大家长,现在怎么看中国电影的发展?

李雪健:电影大家长……电影局。

(陈家堃/文 郑福德/图 陈植/视频)

种植时间

旗袍品牌

美女性感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