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过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真空过滤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亚洲科技巨头为何钟爱投资美国的创新公司

发布时间:2021-01-21 20:06:52 阅读: 来源:真空过滤机厂家

亚洲最富裕的科技公司正掀起一股对美国初创公司投资的浪潮,寄希望于在硅谷站稳脚跟,并把一些热门的新产品带回到国内。

消息人士周四透露,中国最大的电商阿里巴巴集团最近对“阅后即焚”照片分享移动应用Snapchat投资2亿美元。据悉,这一投资对Snapchat的估值达到了150亿美元。本周,日本电子商务巨头乐天牵头对美国打车应用Lyft进行了新一轮5.3亿美元的融资,对后者的估值达到25亿美元。

对于中国、日本和韩国的互联网巨头而言,上述投资已成为了一种通用的投资剧本。由于国内市场竞争过于激烈,且手中持有巨额的现金储备,亚洲科技公司正越来越愿意支付巨额现金,接触到一些最具有前景的技术。

亚洲科技公司对美国初创公司的投资,后者的估值进一步得到提升。随着美国对冲基金、共同基金开始效仿风投对初创公司进行投资,美国初创公司不仅在融资中能够获得巨额资金,而且估值也是水涨船高,这也让初创公司们纷纷放缓了进行首次公开招股的步伐。争先恐后的对初创公司们进行投资,不仅大幅提升了这些商业模式仍未得到证明的年轻企业的估值,而且也增加了投资人的风险。

梅菲尔德基金(Mayfield Fund)总经理蒂姆·张(Tim Chang)表示,“亚洲公司能够开出很大的支票,当他们对一家企业非常感兴趣时,行动会非常的迅速。”蒂姆·张特别提到了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他说,孙正义会在一场半小时的会议后就签订投资协议。截至目前,软银方面对此报道未予置评。

腾讯、阿里巴巴集团以及软银均已设立了美国投资办事处,并聘请美国本土投资人,寻找在移动应用、游戏、数字媒体、电子商务和支付技术领域的投资对象。

不同于在交易中与他们竞争的风险投资公司,这些投资人当前的动机并非因财务收益。他们希望能够寻找到“下一项大发明”(the next big thing),并最终把技术引入到国内,引入到拥有全球最多互联网受众的亚洲市场。

根据道琼斯风险资源(Dow Jones VentureSource)提供的数据显示,亚洲企业或他们旗下的投资机构,在2014年参与了86笔对美国初创公司的投资,交易数量较前三年参与的交易总数超出一倍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亚洲公司在交易中的影响力正越来越大。去年,亚洲公司“牵头”了29笔涉及风险投资公司的交易,而在五年前尚无先例。牵头交易通常涉及监督谈判,召集其他投资人,制定投资条款以及履行尽职调查--所有的这些任务通常都被风险投资公司保留。

在阿里巴巴集团与Snapchat的投资谈判破裂不到一年之后,阿里巴巴集团便又决定对Snapchat进行投资。截至2014年12月31日,阿里巴巴集团持有的现金约为210亿美元。作为全球电子商务产业的龙头,阿里巴巴集团在快速增长的移动即时通讯应用领域仍落后于本土竞争对手腾讯。阿里巴巴集团缺少强大的产品,来同微信进行抗衡。已经拥有超过4.6亿用户的微信,正逐渐成为了用户在线购物、金融和其它网络服务的门户。截至目前,阿里巴巴集团对投资Snapchat一事未予置评。

阿里巴巴集团对Snapchat投资的估值,较去年12月这家热门的初创公司刚完成一轮的融资估值提升了50%,不过这一交易也让阿里巴巴集团能够触及到超过1亿的移动通讯用户。阿里巴巴集团在去年还牵头了2.8亿美元对另外一家即时通讯应用公司Tango的投资,对这家公司的估值超过了10亿美元。

Tango联合创始人、首席技术官埃里克·席顿(Eric Setton)表示,“很明显,阿里巴巴集团对即时通讯应用非常感兴趣。如果你身在中国,你就会发现腾讯的微信有着什么样的影响力。你必须对即时通讯应用感兴趣。”

为主导自己的美国投资战略,阿里巴巴集团如今在旧金山金融区设立了一个小型团队。该团队由Liberty Media前高管迈克尔·赛泽(Michael Zeisser),以及瑞士信贷前投资银行家彼得·斯特恩(Peter Stern)负责。他们还对Lyft、电子商务初创公司ShopRunner和ShopRunner、以及搜索引擎应用Quixey进行了投资。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执行副主席蔡崇信在去年摩根士丹利召开的一场会议中发表讲话称,阿里巴巴集团当前对美国进行投资,部分的原因是因为美国是科技创新出生地。据一位参与该会议的人士透露,蔡崇信当时曾讲到,事实上,阿里巴巴集团正在购买前排座位来关注这些企业,来确保当类似的产品和服务达到中国后,它们不会被其他公司所控制。

除去向美国初创公司支付高额的投资款之外,亚洲科技巨头还通过承诺帮助美国初创公司向海外扩展业务,确保签订投资协议。游戏初创公司Kabam去年以10亿美元估值获得阿里巴巴集团1.2亿美元投资。该公司首席运营官肯特·维克夫特(Kent Wakeford)表示,“中国市场确实很难进入。对我们来说,与一家了解客户行为,懂得营销并能够帮助我们进入中国市场的战略伙伴结盟非常重要。”维克夫特说,除去获得了阿里巴巴集团的投资外,我们的协议还包括借助阿里巴巴集团的UC浏览器等产品发布我们的游戏。

乐天对Lyft的投资似乎能够给两家公司都带来机遇。作为Uber在美国市场的最主要竞争对手,Lyft当前正密谋首次向海外市场扩张。Lyft联合创始人、总裁约翰·齐默(John Zimmer)表示,公司此前一直在寻找能够帮助公司在海外扩张的合作伙伴。他说,“乐天对美国市场非常感兴趣。我们均对拥有一个睿智、长期的全球战略感兴趣。”

高价进行投资,意味着亚洲公司通常能够承受更多的财务风险。梅菲尔德基金的蒂姆·张说,如今亚洲公司争先对美国初创公司进行投资,等同于上世纪80年代亚洲热钱涌入美国购买房产一样。他说,“亚洲科技巨头希望把势力范围扩展至全球。他们拥有充足的现金,希望像投资海景房一样在数字领域进行投资。”

一剑问情安卓版

三国q传破解版

边锋大厅下载